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獨家|“當畫(huà)筆講述內心的旅程” ——第八屆圖像小說(shuō)節北京站側記
來(lái)源:中國作家網(wǎng) | 杜 佳  2024年06月13日08:23

作為“中法文化之春”活動(dòng)之一,6月1日至2日,第八屆圖像小說(shuō)節在北京迎來(lái)首站活動(dòng)。來(lái)自法國的漫畫(huà)家馬克-安托萬(wàn)·馬修、湯姆·奧戈瑪、西里爾·佩德羅薩和中國漫畫(huà)家劉允、聶峻齊聚PAGEONE書(shū)店,通過(guò)工作坊體驗、圓桌討論等形式多樣的活動(dòng)向讀者生動(dòng)展現圖像小說(shuō)的藝術(shù)魅力。繼北京之后,三位法國漫畫(huà)家還前往阿那亞(6月3日)、長(cháng)春(6月5日至6日)、上海(6月8日至9日)和廣州(6月12日)開(kāi)展活動(dòng)。

第八屆圖像小說(shuō)節北京站海報

“圖像小說(shuō)”是一個(gè)由英文“Graphic Novel”直譯過(guò)來(lái)的概念,特指那些更適合成年讀者閱讀的漫畫(huà)作品。盡管與其他藝術(shù)形式相比仍然很年輕,但在近年的發(fā)展進(jìn)程中,被稱(chēng)為“第九藝術(shù)”的圖像小說(shuō)概念從無(wú)到有,業(yè)已由邊緣走到聚光燈下,收獲了較為明確的共識。它們往往具有更嚴肅的主題、更深刻的洞察、更復雜的情節以及更富有文學(xué)性的表達。這類(lèi)藝術(shù)作品在繪畫(huà)層面及敘事層面均有造詣,其意義不只是消遣娛樂(lè ),更致力于滿(mǎn)足讀者更高的審美趣味。圖像小說(shuō)節,顧名思義,是聚焦圖像小說(shuō)藝術(shù)的主題活動(dòng)節日,2016年由法國駐華使館創(chuàng )立。八年來(lái),已有七十多名中法兩國的創(chuàng )作者參與了圖像小說(shuō)節,與全國各地的書(shū)迷分享別樣的藝術(shù)風(fēng)景。

在北京站圓桌討論和采訪(fǎng)中,中法兩國作者分別分享了他們在圖像小說(shuō)創(chuàng )作中的思考與實(shí)踐。

工作坊與圓桌討論現場(chǎng)(記者攝于現場(chǎng))

繪畫(huà)既是自我探尋,也是和外界建立聯(lián)系的過(guò)程

中國漫畫(huà)家劉允

漫畫(huà)家劉允是參與本次圖像小說(shuō)節中法兩國作者中最年輕的一位,她的代表作《下一個(gè)春天》也是她的畢業(yè)設計作品,2021年由讀庫漫編室出版,同年8月法語(yǔ)版在法國出版。這本圖像小說(shuō)描繪了作者的嬸嬸——一位生活在中國鄉村的家庭主婦的故事。劉允講述了春節期間家人共度歡慶時(shí)光的同時(shí),嬸嬸卻在忙著(zhù)打理做不完的家務(wù)。作者把關(guān)注的視角給了這位默默奉獻的女性,用簡(jiǎn)單的筆觸,細膩的色調,繪成一個(gè)感性而親密的人物肖像?;貞浧饎?chuàng )作的始末,劉允覺(jué)得畫(huà)畫(huà)更多時(shí)候面對的是自己的內心,當真正沉浸在作品中時(shí),會(huì )隨著(zhù)主人公一起去完成故事的講述,而當完成作品之后,看待作品的視角發(fā)生了變化,“又將像局外人一樣重新看待這個(gè)故事”。

《下一個(gè)春天》

作者: 劉允

出版社: 四川美術(shù)出版社

出品方: 讀庫漫編室

法國漫畫(huà)家西里爾·佩德羅薩

出生于1972年的西里爾·佩德羅薩是一位法國漫畫(huà)家。圖畫(huà)的世界讓他著(zhù)迷不已,出于這股熱愛(ài)之情,他進(jìn)入高布蘭學(xué)院學(xué)習動(dòng)畫(huà),一畢業(yè)就加入了迪士尼的工作室,參與了《鐘樓怪人》《大力士》等動(dòng)畫(huà)電影的制作。而后他結識了大衛·肖韋爾并與對方合作,于2006年推出了首部漫畫(huà)《環(huán)形馬戲團》,該系列為四卷本作品。次年,他相繼出版了《孤獨的心》《三個(gè)影子》,后者獲得了2008年安古蘭漫畫(huà)節重要作品獎。2011年,他的作品《葡萄牙》斬獲多個(gè)重要獎項。另一部作品《黃金年代》獲得2018年朗代諾漫畫(huà)獎和2019年法雅克年度漫畫(huà)獎。

在《春分秋分》中,西里爾·佩德羅薩將“孤獨”這一感受拆解開(kāi)來(lái),講述了由四幅畫(huà)卷組成的精彩故事,每一幅畫(huà)卷代表一個(gè)季節,其中的人們都在找尋著(zhù)各自的命運。這部作品節奏緊湊,敘事上帶著(zhù)少見(jiàn)的靈敏,每個(gè)季節都以鮮明的畫(huà)風(fēng)加以區別和呈現。

在西里爾看來(lái),畫(huà)畫(huà)的過(guò)程是一個(gè)自我探尋的過(guò)程,要“面向自己的內心,找到自我的位置”。與此同時(shí),它也是一個(gè)和外界產(chǎn)生并建立聯(lián)系的過(guò)程。

《春分秋分》

作者: [法] 西里爾·佩德羅薩

出版社: 四川文藝出版社

出品方: 后浪

中國漫畫(huà)家聶峻

聶峻是現居北京的青島人,主要從事圖像小說(shuō)和漫畫(huà)及繪本創(chuàng )作,作品在法、美、日、意大利等多國出版。曾獲中國文化藝術(shù)政府獎。代表作《老街的童話(huà)》曾入圍艾斯納國際漫畫(huà)獎,并入選“紐約時(shí)報”最值得關(guān)注的十五本童書(shū)?!独辖值耐?huà)》和《天蟲(chóng)草》均已翻譯成法文,由伽利瑪出版社出版?!独辖值耐?huà)》描繪了在北京的胡同里生活著(zhù)整天樂(lè )呵呵的豆包爺爺和他收養的孫女魚(yú)兒。魚(yú)兒盡管腿腳不便,仍然是一個(gè)充滿(mǎn)活力的姑娘。和胡同里的其他孩子們一起,魚(yú)兒出門(mén)去捉蟲(chóng)、給外星人寫(xiě)信、夢(mèng)想飛在城市上空……每一個(gè)故事都是快樂(lè )的源泉。

除了創(chuàng )作中“向內”和“向外”的雙重性之外,聶峻常常感到這些漫畫(huà)好像是“本來(lái)就存在的”,漫畫(huà)家的創(chuàng )作只是去尋找它的真相的過(guò)程,“尋找的路途中也并非一帆風(fēng)順,因為起初總是迷霧重重,有時(shí)甚至會(huì )無(wú)功而返,直到親眼看到一本書(shū)出版,似乎屬于一本漫畫(huà)真正的樣子才能真正浮現”。

《老街的童話(huà)》

作者: 聶峻

出版社: 接力出版社

法國漫畫(huà)家湯姆·奧戈瑪

1985年生于巴黎的湯姆·奧戈瑪很早就對繪畫(huà)及其敘事潛力產(chǎn)生了濃厚的興趣。在法國高布蘭動(dòng)畫(huà)學(xué)院學(xué)習動(dòng)畫(huà)電影期間,他結識了法國插畫(huà)師布魯諾·曼友酷,兩人共同創(chuàng )作了兩部動(dòng)畫(huà)短片。2015年,湯姆開(kāi)始為報刊和童書(shū)繪制插畫(huà)。他創(chuàng )作的《一生之旅》在2019年博洛尼亞童書(shū)展上獲得最佳童書(shū)獎。湯姆的風(fēng)格是極簡(jiǎn)主義的,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某個(gè)細節上,讓留白去發(fā)揮作用,對顏色的使用也非??酥?。他熟練運用絲網(wǎng)印刷的技術(shù),以實(shí)現作品里的大面積色塊和顏色堆疊效果。

《一生之旅》

作者: [法] 湯姆·奧戈瑪

出版社: 海豚出版社

出品方: 奇想國童書(shū)

《一生之旅》展現了一個(gè)夢(mèng)想成為宇航員的男人的人生軌跡。本書(shū)的重點(diǎn)在于視角的轉換,一邊是主人公所經(jīng)歷的,另一邊是他所看到的,這一切都借由一個(gè)精妙的角度被呈現出來(lái),比如一個(gè)鎖眼、一面放大鏡、一扇窗戶(hù)、一個(gè)屏幕,等等,是一部美得令人目眩的圖像小說(shuō)。

在湯姆看來(lái),繪畫(huà)首先是“找到心靈的避難所”一樣的存在,讓自己擁有可以獨處的空間,與此同時(shí),繪畫(huà)也是一種分享,它作為一種工作的手段打動(dòng)他人,與之產(chǎn)生共鳴,而這正是繪畫(huà)的“有趣之處”——一方面它是一種自省式的旅程,另一方面它又是向外尋求普遍性的旅行。

色彩是一種講述語(yǔ)言、冒險和氣氛營(yíng)造劑

有讀者注意到,《下一個(gè)春天》這部作品聚焦在農村處于弱勢、甚至失語(yǔ)狀態(tài)的女性,除了使用了很多詩(shī)意的語(yǔ)言,比如“這些瑣碎的瞬間如同雨水,不分晝夜從天上砸下來(lái)……”等,作者著(zhù)意隨著(zhù)文字的展現而使用色彩渲染詩(shī)意的氛圍。

對此劉允坦言,剛開(kāi)始畫(huà)《下一個(gè)春天》這部作品時(shí),她心中并不太確定將色彩安排在哪些部分是恰當的,但隨著(zhù)繪畫(huà)逐漸進(jìn)入狀態(tài),她摸索出令色彩與劇情展開(kāi)之間結合更為嚴謹的尺度,“當有情緒要抒發(fā)時(shí),我會(huì )著(zhù)重使用色彩”,因此讀者可以看到隨著(zhù)情節的推進(jìn),色彩也一點(diǎn)點(diǎn)變多,起初可能只有兩種,然后變?yōu)槿N,當色彩愈加豐富,故事也往往達到一個(gè)高潮,即劉允所認為的,“色彩在故事講述中也是一種語(yǔ)言,它表達情感,推進(jìn)情節,傳達更豐富的畫(huà)面信息”。

談及選擇和運用色彩的原因,西里爾·佩德羅薩將之形容為“一個(gè)冒險”,作為一位資深作者,他意識到掌控色彩的難度,因此在《春分秋分》中使用色彩的方式幾乎是實(shí)驗性的,面臨創(chuàng )作中那些不知如何恰如其分地自我表達的時(shí)刻,他會(huì )求助于用色,而這往往是奏效的。

不難發(fā)現,《一生之旅》那接近上世紀50年代的創(chuàng )作風(fēng)格,如今常被形容為“復古”。事實(shí)上,湯姆·奧戈瑪使用了“堆疊”技法來(lái)完成作品中的色彩表現。他就此介紹,選擇堆疊技法來(lái)控制不同色彩的用色方式非常節制,譬如表現畫(huà)面上最深的顏色,并不直接用色,而是通過(guò)逐層的疊加來(lái)呈現,這樣色彩在整體上更為協(xié)調準確,操作時(shí)往往不從大的顏色盤(pán)上直接取用,而是僅用少數幾種顏色,通過(guò)堆疊調色,找到想要的效果。而這一富有耐心的用色方式,是創(chuàng )造作品中的微妙氛圍時(shí)不可或缺的。

創(chuàng )作就是提問(wèn)的過(guò)程

法國漫畫(huà)家馬克-安托萬(wàn)·馬修

繼李昆武(2021)、蔡志忠(2022)和李志武(2023)之后,圖像小說(shuō)節迎來(lái)首位法國推廣大使馬克-安托萬(wàn)·馬修。馬克-安托萬(wàn)·馬修熱衷于探索形式、敘事和造型藝術(shù)。除了鉆研造型藝術(shù)以外,近二十年以來(lái),馬修一直在漫畫(huà)創(chuàng )作領(lǐng)域獨樹(shù)一幟。他的黑白畫(huà)風(fēng)和極簡(jiǎn)筆法,頗富卡夫卡和博爾赫斯式的詩(shī)意。自2016年起,馬修的多部作品由后浪出版公司引進(jìn)出版中譯本:《畫(huà)的秘密》(2016)、《方向》(2017)、《全民審判》(2017)、《3秒》(2019)、《盧浮地宮》、六卷本《夢(mèng)之囚徒》(2020)、《上升》(2022)以及《凹凸》(2024)先后與中國讀者見(jiàn)面。

比起圖像小說(shuō),馬修更愿意將所從事的創(chuàng )作稱(chēng)為“圖像文學(xué)”。正如科學(xué)家喜歡去突破定理的限制、尋找反例一樣,創(chuàng )作中的馬修更喜歡突破成規的束縛,思考和尋找認知范圍之外的事物,這樣的漫畫(huà)實(shí)驗也許并不是以美為目的,也不單純是為了追求賞心悅目的視覺(jué)效果,而是嘗試突破預設,抵達“限制之外”的游戲,而這一屬性正是文學(xué)所具備,“所以我認為我的書(shū)更多是文學(xué)性的書(shū),而非美術(shù)性的書(shū)”。這一理念影響下,馬修的作品當中更多描述的是系統、理念、思辨性、哲學(xué)性的思索,而很少描繪具體的生活或具體的情感。這也就解釋了作者為什么更屬意于選擇黑白色調,而非彩色——“因為彩色更適合用于描述情感、細節,或者一些更細微的心理表達。而黑白則是以簡(jiǎn)單的方式去描繪一些想法。因此或者我可以自我定義為一個(gè)文學(xué)性的設計師,而非漫畫(huà)家”,馬修說(shuō)。常常有讀者好奇他為何使用黑白兩色創(chuàng )作,而當翻開(kāi)任何一本文學(xué)書(shū)籍,從來(lái)不曾有人驚嘆于為何文字的呈現、意義的抵達僅僅經(jīng)由黑白兩色實(shí)現。對此馬修認為,黑白作品的文學(xué)性存在于“作者與讀者的共創(chuàng )”過(guò)程中,即讀者完全可以通過(guò)大腦為之繪制自己想要的色彩。而忘記了畫(huà)面本來(lái)是黑白的,不強加作者選定的色彩給讀者,代之以無(wú)限的由不同大腦想象的著(zhù)色,這一開(kāi)放性無(wú)疑也是文學(xué)的。

《凹凸,重寫(xiě)的人》

作者: [法] 馬克-安托萬(wàn)·馬修

出版社: 四川美術(shù)出版社

出品方: 后浪

對此,湯姆·奧戈瑪創(chuàng )作中也有類(lèi)似的設計,他談到,“在我的作品中很多人物的面部是空白,這樣做的目的是將闡釋的空間留給讀者,讓其在屬于私人的閱讀中去感受和賦予書(shū)中人物可能出現的表情”。

突破限制,超越自我,超越常規是藝術(shù)家的自覺(jué)追求?!洞悍智锓帧肥且槐窘Y合了版畫(huà)、繪畫(huà)與散文敘事的、超過(guò)300頁(yè)之多的超長(cháng)篇幅作品,書(shū)中呈現了穿越四季的旅行,同時(shí)“孤獨”這個(gè)抽象詞是作品中最頻繁出現的,也是這本書(shū)的主題。表現這一對當代人困擾頗多的抽象主題,勢必涉及很多情感的表達,也觸及心理層面的挖掘,作者西里爾根據確定的主題開(kāi)始構建書(shū)中的人物,他據此捋出一條線(xiàn)索,包含某個(gè)人物有怎樣的形象,過(guò)著(zhù)什么樣的生活,有什么樣的信仰,抱有什么樣的主張,等等。同時(shí)設想另外一些人與他之間的關(guān)系,待到這一切都在腦海中逐漸具象化,就會(huì )發(fā)現這些人物之間開(kāi)始自行相互交織,而由他們產(chǎn)生的故事線(xiàn)也全部可以編織穿插成為更加緊密的結構。西里爾還分享了一點(diǎn)有趣的藝術(shù)體驗,那就是,即便面對一個(gè)看似嚴肅的主題,隨著(zhù)畫(huà)面緩慢的構建,創(chuàng )作者本身開(kāi)始逐漸感受到一種自由,一種基于人物和敘事、開(kāi)始自我表達的自由,“到那時(shí)你會(huì )發(fā)現,無(wú)論使用畫(huà)面還是文字(講述)都是自由的,并沒(méi)有什么限制,而你要做的僅僅是找到那個(gè)人物自行交織出的‘緊密結構’中間的路徑?!?/p>

技術(shù)發(fā)展促生傳統技藝的回歸

《一生之旅》獨特的敘述視角中出現了很多科技產(chǎn)物,這讓人不禁好奇高布蘭出身的湯姆·奧戈瑪是否運用了很多現代科技手段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作。對此作者坦承,由于所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是“數字先行”的,因此他在最初的創(chuàng )作中的確也是數字先行,但隨著(zhù)創(chuàng )作的深入,他逐漸真切地體驗到傳統技術(shù)的魅力和滋養,因此越來(lái)越自覺(jué)地轉向傳統技藝。

劉允則從虛構與真實(shí)的關(guān)系出發(fā),闡釋了隨著(zhù)技術(shù)的不斷演進(jìn),為何我們仍然用“一個(gè)創(chuàng )作出來(lái)的故事試圖去無(wú)限接近真實(shí)”。她分享了自己生活中遇到的一件小事。她畫(huà)過(guò)一處真實(shí)存在的旋轉木馬,當某天再路過(guò)時(shí)卻發(fā)現“原型”不見(jiàn)了,于是她突然意識到,畫(huà)作記錄下的是旋轉木馬這個(gè)事物所帶來(lái)的如夢(mèng)似幻的感覺(jué)。事物可能有隨風(fēng)消散的一天,而它帶來(lái)的感受和記憶卻是永遠存在的,這些現實(shí)當中無(wú)法當即形成準確反饋的面向,正是目前AI在創(chuàng )意領(lǐng)域中的短板。

在遙遠的古希臘時(shí)代,哲學(xué)家柏拉圖曾在他的對話(huà)錄中表達對將已經(jīng)理性審視的事物訴諸語(yǔ)言、尤其是固定不變的話(huà)語(yǔ)的擔憂(yōu)。這種固定不變的話(huà)語(yǔ),是用書(shū)寫(xiě)符號來(lái)加以表達,其最為常見(jiàn)的載體便是我們早已司空見(jiàn)慣的書(shū)籍。因為當時(shí)的人們講話(huà)和交流所依憑的知識是存儲于記憶之中的。柏拉圖的擔憂(yōu),一方面出于他認為固定不變的話(huà)語(yǔ)會(huì )令人們的記憶能力下降,另一方面關(guān)系知識分子對知識的壟斷地位,與此同時(shí),柏拉圖還提醒人們不要過(guò)于相信書(shū)中的記載,因為它們并不如人的記憶那么可靠?;谶@一“相似的歷史”,馬修認為,今天我們不必像柏拉圖反對固定不變的話(huà)語(yǔ)那樣去反對AI等科技發(fā)展帶來(lái)的產(chǎn)物,因為它們僅僅是人類(lèi)踏上更遠探索之旅的助力而已。(中國作家網(wǎng) 杜佳)

中法兩國漫畫(huà)家展示現場(chǎng)即興繪畫(huà)作品(記者攝于現場(chǎng))

(本文圖片除標明現場(chǎng)拍攝之外均來(lái)自北京法國文化中心公眾號資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