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AI人工智能:文學(xué),不可企及之境?
來(lái)源:中國作家網(wǎng) | 周茉  2024年06月21日13:55

6月20日,第三十屆北京圖博會(huì )“中國作家館”場(chǎng)內,大屏幕星光閃爍,伴隨著(zhù)一首溫情的歌曲,往來(lái)行人駐足聆聽(tīng),歌詞優(yōu)雅,旋律動(dòng)人?!捌鋵?shí),這是一首由AI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作的曲子?!薄稉P子江詩(shī)刊》主編胡弦介紹,雜志社與技術(shù)公司合作,在取得作者授權后,以發(fā)表于刊物上的詩(shī)歌作品為詞,AI根據其意境作曲,并由人工在此基礎上修改完善,“你可以提出不同要求,AI有多種曲風(fēng)和形式供選擇,過(guò)程極其智能”,胡弦感嘆。

AI全稱(chēng)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elligence),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(chǎn)業(yè)變革的重要驅動(dòng)力量,也是近年來(lái)一門(mén)嶄新的技術(shù)科學(xué)。在它剛剛問(wèn)世之時(shí),業(yè)界普遍低估了其能量,簡(jiǎn)以“高級的復制者”形容,而隨著(zhù)其在各個(gè)應用領(lǐng)域的迅速發(fā)展,不僅日新月異的技術(shù)更新著(zhù)人類(lèi)認知,同時(shí)也在倫理道德層面向人類(lèi)發(fā)出了挑戰,很多行業(yè)因為AI的介入產(chǎn)生了強烈震蕩,《科學(xué)》雜志甚至策劃了AI特刊——標題為“AI改變了科學(xué)”。

文學(xué)也不例外。AI時(shí)代,文學(xué)與文學(xué)刊物受到?jīng)_擊了嗎?圖博會(huì )期間,作為“中國作家館”江蘇主賓省的活動(dòng)之一,詩(shī)人歐陽(yáng)江河、《十月》主編陳東捷、《人民日報》文藝部副主任劉瓊、《揚子江詩(shī)刊》主編胡弦、《雨花》副主編育邦、《揚子江文學(xué)評論》副主編何同彬等共同探討“AI時(shí)代的文學(xué)期刊”這一熱點(diǎn)話(huà)題,江蘇省作協(xié)書(shū)記處書(shū)記、副主席、《鐘山》主編賈夢(mèng)瑋主持活動(dòng)。

胡弦說(shuō),雜志社編輯們曾做過(guò)實(shí)驗,將真人創(chuàng )作的詩(shī)歌與AI創(chuàng )作的詩(shī)歌放在一起,結果大家并不能很清晰地分辨二者的差別?!澳壳癆I生成的詩(shī)歌還達不到較高的發(fā)表水準,但是以后并不好說(shuō)。不知道這是可怕還是可喜的事情?!?/p>

20多年前,文學(xué)期刊面臨著(zhù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環(huán)境下的生存和發(fā)展問(wèn)題,而今日能夠充當“寫(xiě)手”角色的AI面向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虎視眈眈,“這是一場(chǎng)劃時(shí)代的技術(shù)革新,任何領(lǐng)域都沒(méi)有辦法回避”。陳東捷同時(shí)也在思考:“那么,AI 的能力究竟能延展到哪里?有沒(méi)有它無(wú)法觸及的邊界?”

陳東捷認為,涉及到明確的規則或標準,能夠具象化的事物,AI或許比人類(lèi)大腦更加迅捷與智能,做出超前并且精準的預測和判斷,比如由谷歌旗下團隊開(kāi)發(fā)的阿爾法圍棋(AlphaGo),是第一個(gè)擊敗人類(lèi)職業(yè)圍棋選手、第一個(gè)戰勝?lài)迨澜绻谲姷娜斯ぶ悄軝C器人,其主要工作原理就是“深度學(xué)習”。而對以創(chuàng )造為主要生產(chǎn)力的文學(xué)、藝術(shù)、音樂(lè )、繪畫(huà)等人文學(xué)科,AI似乎還有很大局限。

“文學(xué)并非基于某種規則,也沒(méi)有既定的數據模型衡量,創(chuàng )作首先源于生理上的情感沖動(dòng),具有自發(fā)性和主觀(guān)性?!边@套內在邏輯AI 能否掌握,陳東捷持懷疑態(tài)度,“以物理方式去突破人類(lèi)的精神思想,如果真能做到,人類(lèi)最后的防線(xiàn)可能就要崩潰了,那將是一個(gè)災難”。

也正因此,歐陽(yáng)江河并不擔心AI會(huì )徹底改變文學(xué)寫(xiě)作與閱讀。

“AI基于冷冰冰的算法與數據,而我們的文學(xué)是有溫度的,它面對的是不可知,是尚未成為數據的那一部分,與人類(lèi)的心理、情緒、想象力連在一起。AI不能成為自己的數據,你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AI得病嗎?AI會(huì )失眠嗎?”具體到文學(xué)期刊,歐陽(yáng)江河與陳東捷看法相似——AI可以在編輯的某個(gè)環(huán)節中作為輔助工具,取代大量繁復的基礎工作,如文字校對、語(yǔ)法應用、標點(diǎn)格式等等;但在他看來(lái),正式編輯個(gè)人的偏好、風(fēng)格,個(gè)人不同文學(xué)經(jīng)驗而產(chǎn)生的局限性、包容性、前瞻性,不斷延展著(zhù)文學(xué)的邊界,締造著(zhù)新的文學(xué)形態(tài),“對文學(xué)的理解,對靈感的捕捉,對風(fēng)格的探索,這些是文學(xué)刊物最寶貴的東西,AI無(wú)論如何都無(wú)法取代”。

今年,《雨花》雜志推出了視頻號,一些唯美精巧的動(dòng)態(tài)影像即由AI 制作,一度打造了閱讀量5w+的“爆款”。主編育邦表示,積極嘗試開(kāi)拓,AI可以成為文學(xué)傳播的一個(gè)新賽道?!拔覀円m應時(shí)代的變——技術(shù)的改變、觀(guān)念的改變方式方法的改變;同時(shí)也要保持不變——文學(xué)是人類(lèi)共通且獨有的精神財富,是維系文明的重要情感紐帶,無(wú)論發(fā)生怎樣的技術(shù)革命,這個(gè)核心不會(huì )改變?!?/p>

近年來(lái)文學(xué)破圈成為被熱議的話(huà)題,劉瓊提出,AI時(shí)代我們的文學(xué)閱讀模式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改變,那么文學(xué)破圈生態(tài)下,與各種新手段新技術(shù)結合的文學(xué)主體性還能有多少?這是否預示著(zhù)另一種文學(xué)危機的到來(lái)?對此何同彬犀利指出,不需要AI 或出圈等其他問(wèn)題來(lái)拷問(wèn)我們,文學(xué)始終存在于危機里?!盁o(wú)需外部壓力的推動(dòng),文學(xué)應該自我革新。當我們的創(chuàng )造力不斷衰減的時(shí)候,從業(yè)者包括作者和編輯,都應當反思?!?/p>

“AI是否為文學(xué)和文學(xué)刊物帶來(lái)威脅,還不足以焦慮,做好該做的才是最重要和有意義的事”,何同彬說(shuō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