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《強國記》:文學(xué)向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進(jìn)發(fā)
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作家報 | 胡平  2024年06月26日09:53

在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文學(xué)表達上,徐劍再次走到了前沿。他與李玉梅合作推出的《強國記——中國知識產(chǎn)權的力量》一書(shū),以創(chuàng )新這一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的核心為主題,由中國專(zhuān)利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切入,表現出中國知識產(chǎn)權力量的強健崛起及其給國家繁榮昌盛帶來(lái)的勃勃生機。

創(chuàng )作這部作品并不容易,需要具備各種條件,進(jìn)行相比處理一般題材更有難度的工作。知識產(chǎn)權涉及各行各業(yè),每個(gè)行業(yè)都有其特殊的專(zhuān)業(yè)性,都需要作者從頭了解熟悉,所以普通作家難以成熟駕馭,徐劍、李玉梅兩位作者是在海燕出版社與電子工業(yè)出版社的聯(lián)合邀約與大力支持下,勇于擔當了“第一個(gè)吃螃蟹的人”。他們選中8個(gè)中國專(zhuān)利發(fā)明金獎項目作為典型,縱跨黃河、湘江、珠江流域大地,進(jìn)行深入采訪(fǎng)和體驗,精心構思,嚴密謀篇,做到了能夠將每個(gè)行業(yè)里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門(mén)道梳理清楚,將每一重大發(fā)明創(chuàng )造的攻關(guān)細節描述到位,又以通俗易懂的文字訴諸筆端,終于向社會(huì )奉獻出這樣一部能夠反映全國知識產(chǎn)權發(fā)展形勢的力作,是殊為難得也功不可沒(méi)的。

此作對于普通讀者具有毋庸置疑的新鮮感,包括其中涉及的專(zhuān)利名稱(chēng),都可能使人感到異趣,如“一種用于動(dòng)車(chē)組的快速粘著(zhù)控制方法”“一種無(wú)線(xiàn)中繼設備的中繼方法及無(wú)線(xiàn)中繼設備”等——為何要加有“一種”的限制呢?原來(lái)都自有道理。重要的是,作品所選擇和介紹的項目,可能是讀者不大明晰但對于國計民生已發(fā)生重大影響的。譬如,盾構機的發(fā)明對于隧道開(kāi)掘工程的意義是劃時(shí)代的。特別是在開(kāi)掘工程處于大陸板塊碰撞縫合帶和地震帶時(shí),那里每一塊巖石都承受著(zhù)巨大壓力,一旦隧道施工打破原有的壓力平衡,隨時(shí)可能發(fā)生巖爆事件,造成人員重大傷亡。而由中鐵集團陳昆鵬、李建斌等發(fā)明的盾構機,具有堅硬的金屬外殼,殼內裝有整機及輔助設備,在盾殼的掩護下進(jìn)行土體開(kāi)挖、土渣排運、整體推進(jìn)和管片安裝作業(yè),從而使隧道一道成形。它在大(理)瑞(江)鐵路等工程中發(fā)揮了關(guān)鍵作用,并且在輸出海外后同樣創(chuàng )造出奇跡,贏(yíng)得國際信譽(yù)。在動(dòng)車(chē)的高速行駛中,動(dòng)車(chē)組輪與鋼軌之間的粘著(zhù)力是動(dòng)車(chē)組前進(jìn)的直接驅動(dòng)力,尤其在遇到雨雪等惡劣天氣時(shí),必須避免車(chē)輪打滑發(fā)生危險。而由株洲中車(chē)時(shí)代公司尚敬等人發(fā)明的粘著(zhù)控制技術(shù),成功解決了使輪軌之間的關(guān)系匹配恰當、使列車(chē)運行更快更平穩的關(guān)鍵技術(shù),突破了高鐵發(fā)展中的很大難關(guān)。由三一重工易小剛、劉永東等發(fā)明的長(cháng)臂架泵車(chē),則能夠在眾人瞠目結舌中將混凝土一舉泵送至620米的高空,成為 “世界泵王”。還有一些項目是讀者熟知并親身體驗過(guò)的,如薛笛等人發(fā)明的“騰訊會(huì )議”程序、“訊飛輸入法”等。中國目前的專(zhuān)利發(fā)明,數量龐大,是當之無(wú)愧的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,也是實(shí)現強國夢(mèng)的關(guān)鍵依憑,國人自然希望了解這一領(lǐng)域的真實(shí)情況。作者的努力,使人們能夠在輕松愉悅和不乏驚喜的閱讀中獲得大量信息,意識到自己周?chē)钪邪l(fā)生的難以忽視的巨大變化,可以說(shuō)開(kāi)卷有益。

這些改變世界的創(chuàng )造,來(lái)源于發(fā)明人群體,他們簡(jiǎn)直由特殊材料制成,當之無(wú)愧地成為民族的棟梁,足以值得人們仰慕。作者很內行,更把寫(xiě)作重心放在對一位位傳主的形象塑造上,幫助讀者真切認識他們,從他們身上受到人生觀(guān)念的啟迪,體現出作家的眼光。

可以看到,這些出類(lèi)拔萃的人物,首要特征便是將事業(yè)視為生命的主要價(jià)值,全身心投入科研,不惜付出任何代價(jià),才開(kāi)創(chuàng )出別人無(wú)法企及的發(fā)明。在研制挖掘機液壓缸的背水一戰中,易小剛帶領(lǐng)劉永東等進(jìn)行了20次試驗,皆以“爆缸”失敗,彼此只能強顏歡笑。易小剛在去北京開(kāi)會(huì )的路上仍沉浸在思索中。就在廣播通知登機的時(shí)刻,他忽然靈光一閃,想到解決方案,一邊進(jìn)入機艙一邊給劉永東打電話(huà)交代,返回之際終于迎來(lái)莫大喜悅。 “臂架振動(dòng)控制方法、控制裝置、控制系統以及工程機械”發(fā)明人付玲,為了工作快50歲才懷孕生產(chǎn),孩子生下來(lái)后又交給阿姨照顧。有一天女兒?jiǎn)?wèn)她,說(shuō)我能有兩個(gè)媽媽嗎?你不在家的時(shí)候,我能對小歐阿姨叫媽媽嗎?由于這句話(huà),付玲開(kāi)車(chē)時(shí)哭了一路。徐劍和李玉梅采訪(fǎng)她后,她竟補充了一句話(huà),說(shuō)下次見(jiàn)面時(shí)她不見(jiàn)得還會(huì )記得他們,請不必介意。因為她知道腦容量有限,不斷記工作上的事,其他事容易忘——她過(guò)去肯定忘記過(guò)不少人。這些發(fā)明者確實(shí)與眾不同,獻身事業(yè)的精神令人感動(dòng)和折服。他們的發(fā)明一點(diǎn)不來(lái)自偶然,而來(lái)自每分每秒的常年積累。這樣一類(lèi)人物,在以往的文學(xué)作品里出現得并不多,因為他們離塵世甚遠。不是每位作家都有機會(huì )接近他們,即使在徐李兩位作家的采寫(xiě)中,有的專(zhuān)家也只能擠出短暫時(shí)間接待,但并不妨礙讀者對他們的尊崇。

他們又很可能是不計較名利的,這仍然是固有的事業(yè)至上觀(guān)念的表現,實(shí)際上,牽掛名利也會(huì )使他們也難以做到超脫一切的堅守。被稱(chēng)為“HiLink之父”的朱沖,取得了“一種無(wú)線(xiàn)中繼設備的中繼方法及無(wú)線(xiàn)中繼設備”專(zhuān)利,這種全新的路由器信號放大器,能夠大幅度提高無(wú)線(xiàn)網(wǎng)絡(luò )的覆蓋范圍和信號質(zhì)量,為華為公司贏(yíng)得中國專(zhuān)利金獎,但他在領(lǐng)獎后拒絕了所有媒體采訪(fǎng)。在為數不多的新聞報道中,只出現過(guò)他一個(gè)模糊的瘦高的身影,網(wǎng)上更找不到他一張清晰的照片。付玲則將專(zhuān)利第一署名權讓給了曾光,曾光則在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主動(dòng)把付玲請到了臺前。這些發(fā)明人的高風(fēng)亮節,過(guò)去不曾為大眾知曉,未獲得廣泛傳播,只是在這部作品中初次得到披露,但給讀者留下的印象是相當深刻的。

當然,作者也寫(xiě)出了他們不可缺少的天資,以及曾經(jīng)識別他們特殊素質(zhì)的“伯樂(lè )”們,這些同樣是使他們做出杰出貢獻的成因。作者的采訪(fǎng)內容不局限于他們的成就,而是擴及他們的完整人生,于是將他們的成長(cháng)軌跡清晰呈現。李建斌數學(xué)成績(jì)優(yōu)異,15歲考上大學(xué),從小就對汽車(chē)產(chǎn)生“異想”。付玲作為女孩子,小時(shí)愛(ài)把拖拉機、收割機當玩具。劉永東參加三一集團招聘面試時(shí)隨手幫一個(gè)女生打開(kāi)設備開(kāi)關(guān),被易小剛看在眼里,接著(zhù)易小剛簡(jiǎn)單與劉聊了幾句便將其錄取。朱沖讀碩士時(shí),發(fā)表了12篇論文,應聘華為時(shí),當場(chǎng)寫(xiě)出一道算法,使面試官原本嚴肅的臉上掛上慈愛(ài)的“老母親式微笑”。依靠這些追根溯源的挖掘和描寫(xiě),作品將這些發(fā)明家的根底刻畫(huà)得具體生動(dòng),也將名牌大公司的企業(yè)文化氛圍寫(xiě)照得活靈活現,洞悉出人才生長(cháng)和人才培養之謎,其中無(wú)不散發(fā)著(zhù)文學(xué)寫(xiě)作產(chǎn)生的魅力。

《強國記》的誕生,標志著(zhù)報告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進(jìn)一步向高端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進(jìn)發(fā),更全面精到反映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現實(shí),書(shū)寫(xiě)時(shí)代精神主旋律的新征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