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品書(shū)信之美,塑少年品格
來(lái)源:文學(xué)報 | 葸明遠  2024年06月26日06:14

富含優(yōu)質(zhì)情感的文學(xué)作品,不僅可使讀者浸潤于善與美的藝術(shù)世界,還將引導少年兒童深思生命的內蘊,關(guān)注現實(shí)世界的發(fā)展。徐魯的兩部書(shū)信體新作《給男孩的12封信》與《給女孩的12封信》,便以簡(jiǎn)明扼要的文字和親切平和的態(tài)度,向青少年讀者傳達了奮進(jìn)向上的生活態(tài)度。盡管這兩本承載著(zhù)作者殷切期望的書(shū)信集針對的是不同性別的閱讀群體,但它們傳遞了共有的價(jià)值理念——用純美的語(yǔ)言,培育少年高尚的品格。

“生命之光是高貴和輝煌的,生命的光華燦爛耀目,這是世界上最美麗和最具力量的光華?!弊髡咴凇督o女孩的12封信》里這樣寫(xiě)道。他以雋語(yǔ)表真意,鼓勵少年們珍惜光陰,愛(ài)護身體,而最為可貴的是,兩本書(shū)都滿(mǎn)溢細膩的生命感悟。它們摹繪了個(gè)體成長(cháng)的美好愿景,書(shū)寫(xiě)了對“生命和童心的百般珍惜與熱愛(ài)”,更憑堅實(shí)的筆調凸顯了祖輩們與自然搏斗的頑強精神,探察了微小的生物所蘊含的強大生命力量。

徐魯一直在懷著(zhù)“詩(shī)心”寫(xiě)作,“詩(shī)心”是一顆關(guān)懷弱小、緣情而發(fā)的心。他在《給女孩的12封信》里寫(xiě)了這樣一句話(huà):“在這個(gè)小世界里,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東西也會(huì )充滿(mǎn)盎然的詩(shī)意?!币浴霸?shī)心”去待事接物的生活智慧致使生命愈廣,感悟越深。在這些致男孩、女孩的書(shū)信里,作者細致描寫(xiě)了紅石竹花和板栗樹(shù)給作者的深刻感受。紅石竹花是生長(cháng)于山野的花兒,板栗樹(shù)則是作者回憶一方水土的其中一隅,它們都有著(zhù)“堅強的生命力和生長(cháng)力”,不因人類(lèi)的眼光而轉移自身的存在價(jià)值。只有真正懷有童心的人,才可發(fā)現其他生物微妙的“心跳”與“呼吸”,才會(huì )用自身的情感體驗去觀(guān)照植物的命運,以此探察生命的真諦。

《給男孩的12封信》更重培育男孩的責任感,發(fā)揚男孩的拼搏精神。在這其中,作者融入了有關(guān)家族歷史的記述,講述了外祖父為養家糊口而遇難于海的往事。發(fā)生在一定歷史時(shí)期的真實(shí)舊事和扣人心弦的描述易使讀者浸于由文本帶來(lái)的悲傷氛圍,但這反映的恰恰是一代代祖輩不得不面對的生存難題。作家徐魯毫不避諱這些有關(guān)死亡和疾病的話(huà)題,在他的筆下,人類(lèi)始終擁有極強的能動(dòng)性:我們可以忍受痛苦,我們也有能力迎接美好的生活。

作為整體而言,這兩部相映成趣的作品是當下鮮見(jiàn)的、文筆優(yōu)美而富有親和力的書(shū)信體散文,“用寫(xiě)信和筆談的方式”,向眾多青少年朋友們傳遞了作者對一些話(huà)題的思考。徐魯先生就像一位久未謀面的朋友,他用充滿(mǎn)趣味的書(shū)信形式,和讀者們交流自己的所見(jiàn)所聞。當人們已習慣通過(guò)網(wǎng)絡(luò )實(shí)現快速交流訊息的目的時(shí),一些懷有期待的和新奇的感受便消散了。書(shū)信作為慢時(shí)代的產(chǎn)物,則更易喚起人們對其的珍視之感,這是書(shū)的形式帶來(lái)的意趣。正如書(shū)中所寫(xiě):“誰(shuí)的記憶里,不曾有過(guò)收到一封遠方來(lái)信的激動(dòng)與驚喜呢?”書(shū)簡(jiǎn)的形式預設了作者和讀者是對話(huà)的雙向主體,這無(wú)疑會(huì )拉近彼此心靈交流的間距,信件的私密性也正契合了少年渴望滿(mǎn)足幽秘心緒的需求。徐魯在書(shū)中多次提及小讀者和他的書(shū)信往來(lái),并稱(chēng)贊道:“小讀者們的心純真明亮,寫(xiě)來(lái)的書(shū)信也很真摯親切?!边@表明他不僅用信表意,還將信視為洞察少年和兒童生活的一扇窗戶(hù),和讀者進(jìn)行心靈溝通的一種通道。熱愛(ài)兒童事業(yè)并體味兒童心意的作家,會(huì )以飽滿(mǎn)的熱情,歌頌兒童純潔的心靈,真意永遠是打動(dòng)讀者的核心。

這一封封書(shū)信旁征博引,包括了大量中外名人事跡,也含有對當下社會(huì )性事件的思考,只要是有益于少兒成長(cháng)的精神食糧,它們都不厭其煩地為讀者一一呈現,表述的話(huà)語(yǔ)也并不繁瑣。徐魯先生的作品明確是為少年兒童的書(shū)寫(xiě),因此,這本書(shū)也體現了自然流暢的語(yǔ)言風(fēng)格,簡(jiǎn)單易讀的短句和飽含詩(shī)情的長(cháng)句相組合,易被兒童讀者接受和學(xué)習,更可使其在從中感受審美的愉悅。

立足于現實(shí),從真實(shí)事件中抽象出大眾可感知的真切情感,是文學(xué)作品其中的一項重要功能??v觀(guān)徐魯近些年來(lái)的創(chuàng )作,我們可見(jiàn)他對事件現場(chǎng)的“勘探”之深,如《遠山燈火》等多個(gè)富有歷史情懷和現實(shí)主義色彩的佳作取材于現實(shí)世界。在《給女孩的12封信》中,作者同樣回憶了自己曾在慕阜山區的工作經(jīng)歷:“翻山越嶺走累了,呼嘯的山風(fēng)為我擦拭汗水;渴了乏了,就喝上幾口清清的泉水,渾身頓時(shí)又涌上了力氣;饑了餓了,走進(jìn)任何一戶(hù)人家,都能吃到熱騰騰的、散發(fā)著(zhù)柴禾氣息的鍋巴飯、紅薯飯、板栗粥和老臘肉?!边@些文字源于一位“文化輔導干部”對一處地方的真摯感情,山間的風(fēng)和清甜的水都是慰藉青年疲乏身體的自然饋贈,鄉親們待人的熱情也是作者所懷念的。鍋巴飯、紅薯飯、板栗粥等都是具體的食物名稱(chēng),它們凝結了地方的鄉土人情,也匯聚了當地鄉親招待客人的真切心意。這些書(shū)信里還有許多記述了人與人之間真誠交往的內容,它們閃耀著(zhù)人世間的真情之光:也許一封書(shū)信就可以激勵他人,一碗熱氣騰騰的飯就能夠鼓勵一位陌生的朋友,一張照片就可為彼此帶來(lái)美好的祝愿,平凡生活中的暖意永遠動(dòng)人,給人以莫大的精神力量。

《給男孩的12封信》《給女孩的12封信》,讓我想到了冰心先生的《寄小讀者》、朱光潛先生的《給青年的十二封信》和《傅雷家書(shū)》等書(shū)信體名著(zhù)。徐魯的這兩束書(shū)信,彰顯了新時(shí)代兒童文學(xué)的育人功能,但它并不說(shuō)教少年兒童,而是以對話(huà)的方式,用淳雅的文風(fēng)帶領(lǐng)讀者俯拾生活的珍貴片刻,并使讀者們有所思考、有所收獲。

(《給男孩的12封信》《給女孩的12封信》徐魯/著(zhù),廣西師范大學(xué)出版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