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(hù)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管

綠樹(shù)陰濃夏日長(cháng) “文壇陜軍”出書(shū)忙 陜西多作家推出重量級新作
來(lái)源:西安新聞網(wǎng) |  張靜  2024年06月27日08:15

“綠樹(shù)陰濃夏日長(cháng),樓臺倒影入池塘?!边M(jìn)入一年中最熱的時(shí)節,陜西文壇也一派火熱,在“絲綢之路:長(cháng)安-天山廊道的路網(wǎng)”跨國申遺成功十周年之際,陜西著(zhù)名作家高建群推出了長(cháng)篇新作《中亞往事》,作者自言這是“唱給中亞大地的贊美詩(shī)”;另一位陜西著(zhù)名作家方英文也于近日推出了微型小說(shuō)集《贏(yíng)家》,故事雖小,但搖曳生姿;而以《關(guān)中匪事》蜚聲文壇的賀緒林則推出了自傳體紀實(shí)文學(xué),打動(dòng)了無(wú)數讀者。

高建群再推長(cháng)篇新作,延續浪漫主義創(chuàng )作風(fēng)格

在陜西文壇中,高建群以浪漫主義風(fēng)格獨樹(shù)一幟,他才華橫溢,語(yǔ)言風(fēng)格獨特,英雄主義,悲劇情節,還有浪漫情懷,在他筆下融為一體。早些年,高建群的中篇小說(shuō)具有典型的西部文學(xué)特征,而在古稀之年,他再度選擇了西部題材,恰逢“絲綢之路:長(cháng)安-天山廊道的路網(wǎng)”跨國申遺成功十周年,因而有著(zhù)特別的意義。近日,他的長(cháng)篇新作《中亞往事》由陜西師范大學(xué)出版總社出版。

《中亞往事》以其在新疆邊境從軍經(jīng)歷和絲路文化考察為線(xiàn)索和背景,講述主人公馬鐮刀的絲路商旅及其從戎守土戍邊的故事,小說(shuō)融入了作者近幾十年來(lái)在中國西部、絲綢之路上的文學(xué)意象與創(chuàng )作思考,既有自然景致的細致呈現,又有人文歷史的獨到挖掘,將中亞的遼闊、絲路的壯美、中國西部的錦繡刻畫(huà)得美不勝收,該書(shū)延續了高建群浪漫主義的敘事風(fēng)格,是以大地理、大歷史相支撐的史詩(shī)性書(shū)寫(xiě),彰顯了高建群獨特的創(chuàng )作標識,彌漫著(zhù)宏闊而遼遠、浪漫而悲情的中亞細亞草原氣息。該書(shū)入選中央宣傳部2023年主題出版重點(diǎn)出版物選題及陜西省委宣傳部2024年度陜西省重大文化精品項目。

方英文推出微型小說(shuō)集,“客串”也精彩

“文學(xué)陜軍”有著(zhù)優(yōu)良的文學(xué)傳統,老作家們始終筆耕不輟,近日,陜西著(zhù)名作家方英文也于夏日推出了微型小說(shuō)集《贏(yíng)家》。方英文的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多體兼擅,在微型小說(shuō)上屬于“客串”,但能見(jiàn)出其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之筋節、散文之款曲,方中寓圓,莊諧相濟,這大抵因為作家本人也是頗有幽默感之人。

在這本微型小說(shuō)集中,這些故事宛如劇場(chǎng)演出般的分鏡頭濃縮了極富畫(huà)面感和生活氣息的小說(shuō)語(yǔ)言,自有一套別開(kāi)生面、良工心苦的尺幅經(jīng)營(yíng),輕靈地游走在熱誠、戲謔、幽趣、感懷的筆墨之間。大多數情境下,通過(guò)第一人稱(chēng)“我”的視角或經(jīng)歷,信手勾畫(huà)出一幅幅線(xiàn)條明麗且凌厲的俗世眾生圖,云淡風(fēng)輕著(zhù)就卷起某種微瀾迭起的暗暗情愫,抑或寓言隱喻式的深刻啟示。每在千把字篇幅中,總將故事寫(xiě)得搖曳生姿,刻畫(huà)人物栩栩如生,構思精巧疏密有致,看似閑筆卻字字落在點(diǎn)子上,尤為幽默可讀。知名作家、評論家、小小說(shuō)文體倡導者楊曉敏評價(jià)說(shuō):“幽默兼自嘲,并非單純的炫技呈巧,實(shí)則來(lái)自作家對于人性的深刻理解與洞察,來(lái)自激情與熱愛(ài)——篇篇讀來(lái)無(wú)不靈動(dòng)婉妙,忍俊不禁,愛(ài)不釋手?!?/p>

賀緒林以真實(shí)經(jīng)歷寫(xiě)就,文字讓他更長(cháng)久地活著(zhù)

賀緒林是一位像史鐵生一樣坐在輪椅上的著(zhù)名作家,曾以 “關(guān)中匪事”系列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蜚聲文壇,這使他以另一種形式站立起來(lái)。2024年夏天,他推出了自傳體非虛構文學(xué)作品《走出至暗》,也感動(dòng)了無(wú)數讀者。作者命運多舛,弱冠之年不幸受傷致殘,雙下肢癱瘓。多年后,與他相依為命的老母親病逝,面臨絕境時(shí),具有大愛(ài)情懷的、與他同住一院的叔伯兄嫂伸出溫暖的手,擔負起照料他生活的重任,并喚起了他重新生活的勇氣。二十年后,照料他生活的嫂子也病逝了,他又面臨著(zhù)滅頂之災。就在此時(shí),上蒼派來(lái)一位美麗的天使,這就是此生與他攜手相伴,在人生的旅途上繼續前行的他的愛(ài)妻。

作為一位身體不幸致殘的農村青年,他幾度彷徨、幾度迷茫,但在親情、友情、愛(ài)情力量的鼓勵下,在理想信念力量的支撐下,他自立自強,奮斗不息,戰勝重重苦難,從命運的至暗中走出來(lái),走上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之路并為之不懈奮斗,最終取得巨大成就。這部作品題材廣泛,時(shí)間跨度長(cháng)。賀緒林從自身的家庭遭遇寫(xiě)到自己的創(chuàng )作經(jīng)歷,從自己的家庭內部寫(xiě)到身邊的親朋好友,凡與自身有關(guān)的事情,皆栩栩如生地呈現在作品中。同時(shí),作品從其幼年、童年、少年寫(xiě)到青年、中年,從其學(xué)習生活寫(xiě)到娶妻生子的家庭生活,從上學(xué)寫(xiě)到進(jìn)入社會(huì )后的工作及最后走上文學(xué)之路。他在書(shū)中說(shuō):“我用文字搖響了自己生命的鈴鐺,喊出了自己的聲音,也因此讓我的生命有了價(jià)值,讓我活得更有尊嚴。我堅信這些文字能讓我更長(cháng)久地活著(zhù)?!?/p>